我的媽媽,在快樂

五月,我們邀請了四位設計師/主管的子女來談談「媽媽」。
這群80後出生的小孩,更多時候與父母之間比較像朋友,由於媽媽忙碌的現場工作,讓他們的成長歷程比一般孩子更獨立、早熟,也令他們更能體會母親實踐自我的美麗風采。

讓我們藉這些孩子的話
祝福每位親愛的媽媽

母親節快樂

陳威均
HAPPYHAIR 育德店設計師 李貴妃

就像朋友一樣

「我和媽媽,就像朋友一樣。」
連假前一天從部隊休假的威均,穿著軍綠色外套趕來,坐在我們面前。因為操練而黝黑的膚色,堅毅臉孔與說話皺眉的習慣頗像父親陳敬演--他的爸爸擔任營業處的區經理,而媽媽則是數十年如一日的風雲名師,威均還小的時候,兩兄弟就時常窩在店裡角落玩遊戲。「他們不會讓小孩一個人在家,如果爺爺奶奶沒辦法照顧,就是待在店裡。」他說。
媽媽的工作非常忙碌,從看她多年來一直名列前茅的成績就可略曉一二,威均回憶小時母子相聚時間的確不多,但媽媽不曾因為如此而以權威脅迫,「她最多就是嘴上唸唸,其實都很尊重我的想法。」威均回憶道,「可能是因為職業的關係吧?我媽很多觀念都蠻開放的,所以從小到大我跟她比較有聊;但我們很妙,每次討論都會接近到快吵架的程度,然後頓一下,開始聊天。」
或許是因為從小相處的時間不多,互動時總要經過這一段「卡卡」的溝通期,也許不夠順暢,但越是如此,彼此之間就越能把握僅有的相處時刻,即使偶有意見相左,但貴妃老師對兒子開放又開明的教育態度,也令他們維持亦親亦友的互動關係。
「我記得很小的時候,有一次我在作文裡寫:我媽媽每天都穿得光鮮亮麗、頭髮五顏六色……」那大概是他最初對於媽媽工作的認知吧?越長越大,威均心中的母親形象更為清晰:她不僅是設計師,在店裡更總是扮演著leader的角色,計畫性強又完美主義……新聞系畢業的威均在求學過程中做過不少工作,除了本科以外因為對烹飪感興趣,因此也在辛苦的餐飲業待過,讓他得以擁有寬闊眼界理解媽的職業角色:「我覺得設計師不是普通的服務業,你必須要很相信這個人的專業才會把自己的頭髮交給她……」因為從小到大造型都由媽媽打理,長期觀察下他也發現所謂經驗、功力的落差,對身為設計師的母親更有幾分佩服:「這個工作真的不簡單!」
或許因為自小的潛移默化,在當兵的人生緩衝期中威均出人意料地將「髮型設計師」設為未來目標,「以前爸媽曾經想要培養我熟悉店務,但我當時沒有太大興趣;現在我的想法不太一樣了,學習一技之長的確很重要。這件事我問過媽媽的意見,她覺得我的某些特質很適合這份工作,同時認為就算未來打算轉管理職,也可以從技術面著手,才能更理解設計師、顧客的心理。」
他對設計師的認同,也就是對媽媽的認同。在不久的將來,也許將誕生一位型男設計師,這又何嘗不是媽媽的驕傲?

佘祖寧
HAPPYHAIR 北投店設計師 林淑美

比起母女,更似姊妹

電腦那一端,祖寧傳了幾張與媽媽的生活合照過來,畫面中的兩人都有著愉快的笑容,說是母女,看起來卻更像姊妹一樣。「我和媽媽的關係很親近。」儘管從小爸媽都忙,卻無損親子之間的感情。她還記得每當媽媽休假,就會在下課後帶著他們去吃飯、逛街喝茶,在這樣寶貴的相處時間裡,就是彼此談心的好機會,媽媽分享工作上的趣事,而她則聊聊學業狀態,直到現在模式依舊沒變。
祖寧從小就對美術方面感興趣,長大後也如願唸了相關科系,問起媽媽是否想過由女兒繼承衣缽?她搖搖頭,「媽媽曾經隨口問過,也給了我很多關於未來的意見,但我比較喜歡現在唸的科系。其實髮型設計師很辛苦,只是媽媽說她太喜歡這份工作了,所以不覺得辛苦。」
小時候她常待在北投店等媽媽下班,總是邊畫畫邊看著媽媽忙進忙出,當時最令她印象深刻的就是無論再忙、時間再晚,媽媽依舊滿臉微笑的面對客人,「看我媽做事簡直就是快狠準,不管是對設計的溝通、操刀或是到最後的打掃,都動作俐落。」甚至投入到都忘了吃飯。高中畢業的暑假祖寧曾在店裡當媽媽的特助、幫忙過一陣子,整天下來光是幫客人洗髮,就累得她腰快斷了,這才更能體會媽媽對工作的想法--因為喜歡,所以再怎麼累也可以樂在其中;壓力再大,也總是報喜不報憂。
這樣的「全力以赴」除了在工作上淋漓盡致,對家庭也毫不保留,祖寧形容媽媽總是毫不吝惜地付出,用她的方式照顧家人。就像是雖然方向不一樣,但因為母女倆都走在美學的路上,所以媽媽時常與她分享「美」的觀察與見解,「她和爸還會幫我做模型哦。」她說,與媽媽近距離相處是她們最好的甜蜜時光。
因為長大了、懂事了,對於父母的忙碌、曾經嚴厲的管教態度,也更為理解,更加體諒。問起和媽媽之間是否有過印象深刻的事?祖寧很快就回答:「沒有特別深刻的耶,因為都是很好的回憶。」就算有過不愉快,也很快就煙消雲散,祖寧甚至加碼分享她眼中的媽媽--有時會想盡辦法賴在她身上可愛撒嬌、因為很堅持自己的想法所以偶爾太過固執己見,還有至今仍然花費很大的精力追求進步,「有時候我都還會聽到她提起客數之類的問題,也持續不斷學習,像專業技術、經營網路等等……算一算她工作到現在也快三十年了?還能繼續保持熱忱,我真的蠻佩服她這一點的。」毫無保留也不扭捏地說出對媽媽的認同,可以想見母女之間有多親近。
問她是否有想對媽媽說的話?祖寧不好意思的笑出來,只說等她愈來愈成熟、經濟獨立以後,會幫媽媽分擔很多事的。有這樣的貼心女兒,就是種分擔了吧。

陳冠宜
HAPPYHAIR 宜蘭店副理 許惠玲

早熟的慧眼

大三的冠宜是HAPPYHAIR宜蘭店首席建成老師以及主管惠玲副理的長子。當初預定製作母親節專題時,希望尋找的對象能夠是「設計師」的兒女,為此不免有些遲疑;後來才知道當年在宜蘭店加入快樂之後,惠玲副理也由原本的設計師轉任為管理職,設計專業再加上管理才能,令她成功轉型。
在冠宜心中,這兩種角色同樣辛苦,必須管理沙龍大小事的媽媽,因為在家還得處理店務而變得更為忙碌,這種忙有時會轉化為二十四小時的壓力,「小時候我們就住在店的樓上,」他回憶道。所以有某段時間「家」與「工作」之間的界線變得很模糊,聊天的過程裡,他忽然想起曾有一次半夜下樓喝水,結果撞見媽媽正在掉淚。
當下大約因為尷尬,所以他假裝沒看見,時間過得太久,細節忘得差不多了,只記得幾天以後他不經意地問起媽媽……因為經歷過這樣的事,所以冠宜特別能感覺到在成為主管以後媽媽更辛苦了,「比起設計師來說,身為主管更花心力吧?大大小小的事都要處理,就算是休假在家也可能要整理報表忙到很晚,或是和店裡的人員連絡、溝通。」看著媽媽這樣努力,對媽媽在工作上抱持的態度更加有感:「我覺得她工作很認真,雖然有時候對自己沒什麼自信,但總是盡最大的努力,把握住成長的機會。」
努力而認真,這樣的惠玲副理在2013年的年度頒獎典禮上,榮獲了「最佳政策推動標竿主管獎」,當時公司曾私下邀請冠宜錄製祝福影片,還記得當宣佈得獎者後,惠玲副理在台上看著影片感動得眼眶泛淚,沒想到舞台機關一開,偷偷來到典禮的冠宜正捧著花站在門後,以神秘嘉賓的身份登場。偶然再提起這段往事,冠宜笑得有些不好意思,直說當時站在千人面前實在太緊張,又是公開獻花給媽媽,總有點彆扭,在耀眼的燈光輝映之下,彼此之間說了什麼又做了什麼?記憶已然模糊,只記得當時很為媽媽開心,覺得她付出的一切都有回報了。
也許爸媽都忙的孩子總是特別早熟,在採訪過程裡發覺他們多半很能夠體會父母的辛勞,冠宜也不例外,和弟弟在台北讀大學的他十分獨立,但令人訝異的是大約每兩週就回宜蘭一趟的頻率,顯見和家庭的連結是很深刻的。每次見面,母子之間一個大大的擁抱,所有想告訴對方的,全都不言而喻,而所有的情感,也都深深藏在這個動作裡。
「我知道媽媽工作辛苦了,希望她可以好好照顧自己。」採訪最後,冠宜露出他那抹靦腆的笑容,說得簡單,心意卻無限。

張易翰
HAPPYHAIR 雙城店設計師 林玟利

愛,總是藏在心裡

與其它人的經歷不同,易翰曾在培訓之後進入Let’s Hair西門店,前後大約兩年的設計師生涯,雖然最終沒繼續當設計師,但這樣的經驗卻讓他更能體會媽媽堅持及努力,需要多大的力量。
「我媽她啊,個性就是腳踏實地吧,每件事都是一步一步去做,常說做人要務實一點,她也不會去投資什麼的,把所有的精神都放在正職工作上。」
易翰是獨子,而媽媽則是HAPPYHAIR雙城店(前松江店)的設計師林玟利,媽媽在忙碌之餘不忘關心他的生活,卻也不曾強迫他實踐父母的期望,「她很希望我可以好好唸書,但讀著讀著就發現這不是我想要的。」雖然有期待,但無論是之前當設計師,或是現在擔任早午餐店的店長工作,媽媽對他唯一的要求就只有「自己想清楚」而已,「我媽看人很準,很常跟我分享她的觀察,也是希望我在和朋友來往時多注意一點。」
多年的設計師工作經驗,不僅在專業技術上淬練精華,每日與顧客往來更培養出玟利老師深刻的觀察能力,雖然因為太忙,和兒子談天分享的時間不多,但從小細節上依舊能夠了解到她十分關心孩子的日常點滴。「休假時我媽會煮飯。」而這套做菜的手藝是和老公學的,笑著問易翰是否合胃口?他點點頭,甚至還說得出對什麼菜色情有獨鍾,最喜歡吃三杯雞。
對許多人來說,全家人一起吃個飯可能是最大的幸福。而無論再忙也要挪出一點時間與空間團聚,對終日忙碌的髮型設計師而言就是她們對於家庭、家人間最真心的回饋。幾年前玟利老師加入了義剪團隊,會抽空到陽明教養院服務,偶爾也與易翰分享自己在義剪活動時的趣事和心得,「好像是在開始義剪後,她的脾氣變得比較平和一點。」易翰半開玩笑的說,其實心裡也蠻贊同媽媽可以走出去多看看,畢竟工作佔了太大比重,內心的壓力總是難以排解。
「像前一段時間店裡裝潢、搬家,她就常跟我說自己壓力很大。」在媽媽煩惱之際,他總是回答「妳可以的啦!」,其實並不是敷衍,而是身為兒子總有些肉麻的話不習慣脫口而出,當問他母親節就快到了,有沒有什麼話想對媽媽說?易翰掙扎了一下,才下定決心似地開口:「就…..感謝她這二十幾年來的照顧,就算以前有做了什麽讓她傷心難過的事情,但她還是能抱持著一樣的心情對我持續付出……不用擔心我以後不會養妳啦。」
我們對這樣的真情告白笑不可抑,易翰卻表情非常認真:「你們不覺得這樣很實在嗎?知道意思就好了啦,我媽會比較相信這是我講的話。」
當然,無論時空如何演變,母親對孩子的愛從不曾斷絕,對孩子的允諾,也總是深深的放在心上。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