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母亲X亲密告白

Vicky

HAPPYHAIR新北裕民店

和现今晚婚晚育的社会状况相反,Vicky 很早就走入家庭、拥有两个小朋友,不过生活中让她最有个人成就感的部份,莫过于工作了。

Vicky毫不讳言自己是个工作狂:「我喜欢和不同的人相处,设计师这份工作可以让我认识各种对象,让我获得别人的肯定。」就因为太热爱工作了,连怀孕都是到生产前的最后一刻才罢手,第二胎她还是在上班时突然发觉不对劲,一个人骑车到医院去检查后,才晓得已经破水了。

不过晋升妈妈以后,心中的工作狂灵魂也了解自己必须有所取舍。为了把握更多与家人相处的亲密时刻,Vicky重新分配生活,努力调整步伐、准时下班,只希望在家庭与工作之间,能有最适切的平衡。

但Vicky也不曾因为如此放弃热爱的事物,她喜欢参与染、剪相关课程,求知的热烈让身为设计师的她元气十足,即使再分身乏术,她也选择加入EMME公关大使,「因为我想更了解专业发品品牌的内涵,不管是第一手的新知、或是观念技巧,都能够在团队交流的场合上获得宝贵分享。」她把握在夜深人静、孩子都入睡时汇整课中所学,在通讯群组里与成员相互交流,彼此都有所成长,这令她很满足。

「小孩改变我最多的,应该是性格吧,」一脸温婉的Vicky,从前是个急性子又直接的人,「现在耐性变好、脾气比较温和,面对年轻的助理会站在他们的角度着想……结婚后要在家庭、工作之间取得平衡,心境必须更宽和,所以工作上的我也慢慢不一样了。」

透过Vicky,看到她成为「母亲」的点滴过程,更为圆融地去面对自己的人生细节。

Emily

HAPPYHAIR北市市府店

设计师、AG专业讲师、市府店教育组长、每月一到二次的假日义剪……除此之外,二十五岁的Emily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究竟要有多丰沛的精力才能够瞬间转换不同角色?答案在于:她拥有一个很幸福的环境。

「店里只有我已经升格当妈了,但大家都能体谅我有时在工作上的不方便和调整。」Emily说,其余包括丈夫、婆婆、妈妈……亲情的无限支持让她即使十分忙碌,也能够腾出时间全力冲刺,除了现场工作、专业进修之外,连从助理时期就开始的义剪活动也都不曾暂停,「不要看我这样,其实我在当助理的时候很懒,一直都想放弃工作。」

正当摇摆不定的时候,母亲的一度话而引导她的思索方向:「当时我妈很认真的对我说:『这是妳自己选择的路,要走完它』。」Emily高职毕业同时通过高级检定,接下来就是准师检定考了,一切就差这么临门一脚,妈妈的话来得及时,让她站在人生分歧点上,能有机会重新整理面对未来的态度。

因为想清楚了,不再犹豫,即使正式升格设计师前她就已经结婚、生子,生活经过剧烈的变化,也不得不停滞在培训阶段一年多的时间;这些过程反而让Emily更积极、也更坚强,这样性格的沉淀是内敛的,在Emily身上母亲的影子似乎并不深,无论顾客或同事都常说看不出她是两个孩子的妈妈,然而这就是Emily令人羡慕的幸运之处--既拥有家庭的温暖回馈、又能在工作上大展身手,让她在事业上尽情奔跑。「我的目标,就是一年比一年更进步!」

对Emily而言,作为一位母亲,不曾拘束她发光发热。

吴妮玲

HAPPYHAIR北市东湖店

全职妇女的心总是左右为难的,一方面想拓展自己的事业,忙碌时却不免挂念着家庭,担忧自己对孩子的陪伴不够……东湖店的妮玲说起十多年来的育儿过程,就是如此颇费心思。

她生长在四个兄弟姐妹的热闹家庭里,从小便知道教育资源的不足、限制了孩子选择未来的权限,更了解原生家庭付出的爱对性格养成有多么重要。所以她对女儿的教育十分在意,「小学前孩子是给长辈带的,回来后难免有点霸道,我立刻决定调整上班时间,假日排休,就是为了能多陪小孩。」

只是设计师的工作在时间上难以精准控制,幸好,东湖店就像个温馨的家,伙伴的小朋友们常在放学后的空档来到店里,找个安静角落画画、看书,而主管芬霞经理更扮演着重要的协助角色,她常告诉大家:「不管妳今天赚多少钱,家庭和乐最重要。」

经理给予设计师的无限包容,妮玲感同身受:「从前丈夫上晚班,我连待产都是住经理家。小孩放学后如果我没办法准时下班,经理就会先去接孩子,带她回自己家吃饭、洗澡,哄她睡觉。」主管这样的贴心备至,为的就是让她们没有后顾之忧,团队里的每一份子都能快乐工作。

夫妻俩也对家庭和睦有共识,在彼此忙碌时懂得互相支持、接手照顾,也不时鼓励对方追求兴趣,而学习的过程就成为全家的共同话题,一家三口共同成长,当然感情也就更加紧密。

看见自己妈妈对家庭尽心尽力却不擅言辞,她决心改变,「有了小孩,我学着把爱说出来。」从小就以理性互动及沟通进行教育,遭遇叛逆期时,更将女儿带去她她义剪的场所帮忙,以期孩子能自己懂得所拥有的幸福……这是一位母亲以身教所表达的温柔与爱,平凡中深刻感动。

Kiwi

HAPPYHAIR北市天母店

原本结婚或生子都不在人生计划当中,因为花费最多心力的,就是工作。天母店的Kiwi走入这行已经超过十二年,喜欢工作喜欢到就连全身无力不舒服也要上班。

「我现在好一点了,前三个月时一天可以吐个十几次。」目前大约怀有19周的身孕,Kiwi的肚子尚不明显,但整个人看起来的确被孕吐折磨得脸色发白。问她怎么还能坚持上班?烫发药水、染剂的气味不会导致吐意上升吗?她居然摇摇头说:「会让我想吐的只有食物的味道。」为此,全店伙伴都贴心的配合这项「戒律」,订便当、下午茶时就主动避开油腻的食物,像是助理们最喜欢的炸鸡排,就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休息室里了。

然而吃什么吐什么,自然体力消耗得快,从前一天可以服务十多位顾客,现在不得不顺应身体状况调整到八位,时间骤然缩减,会出现抱怨也无可奈何,「幸好大部份的客人都很体谅我,也时常叮咛我要对自己好一点,才能好好撑过这段时间。」  顾客、主管、助理们的体谅所共同营造出的友善职场,加上Kiwi本身的正向看待,让她在这么难受的孕程中还能够以照常上工来维持心情愉快。

Kiwi聊到从小父母的教育观念,尤其妈妈对小孩的原则就是「只给需要的,不给想要的」,造就她在面对问题来临时,特别地积极与独立。而妈妈对她的了解,也帮助她在相当年轻时便找到这份毕生挚爱的工作,并且充满自信的突破每一道关卡。

即使必须迁就现在的身体状况、即使必须放弃许多已成型的计划,她仍能乐观地走过每个人生转弯处,对Kiwi而言没有所谓的「重返职场」,她一直初心不改地,站在这份工作上。

Annie

GENIC北市西华店

1991年出生的Annie,仔细一算才23岁,外表时尚、穿着流行,让不少人在知道她的已婚身份后都很讶异;虽然当时她与同为设计师的男友交往已经七年了,但有结婚共识和看见验孕棒上的两条线,现实上还是有点差距的:「打电话回家时,我以为妈妈会很生气!」结果出乎意料,母亲的反应挺镇定;不过Annie会这么想也无可厚非,有记忆来妈妈就在幼儿园担任老师,甚至自己也在妈妈带的班级里,她还记得当时每天下课同龄的小朋友都能出去玩,就只有她会被留下来听妈妈一番耳提面命。

虽然说起往事有些埋怨,不过被问到觉得她和妈妈像吗?Annie忍不住笑了出来,诚实回答她发现自己对饮食、睡眠等健康问题重视到导致唠叨的性格,完全真传。

不曾因为是女孩子所以放松,反而教育更为严格,让Annie向来都觉得女生就是要自立自强,不仅拥有独立的思考空间,还要有经济能力才行,就像妈妈一样。为了继续设计师工作,她拜托住在台南永康的父母照顾孩子,每个月回家一到两趟探望,虽然舍不得、妈妈也很辛苦,但Annie很清楚妈妈会像教育自己那般教育她的孩子,她很感谢能有如此令人放心的依靠。

虽然年轻,但对小孩最重要的成长环境心中已经有了定见,「比起台北,我希望小朋友能够在南部长大。」尤其她与丈夫Iven都是北上打拼,这么多年下来依旧觉得家乡的单纯朴实是最好的,「如果有一天公司到台南发展,说不定还有机会南下驻点之类的。」对于工作,Annie保有旺盛的企图心和计划,因为有了家庭,她明白自己必须承担的责任更多。

林丽雯

HAPPYHAIR新北延和店

跨过单身的界限,「结婚」就像是全新开放的世界,代表了两个人的未来从此不同。就像是延和店的丽雯,结婚真的让她的生命经历了高潮迭起,「我原本是抱独身主义的人,但舍不得妈妈心里挂念我没结婚、没小孩,所以才想若遇到了对象,就结吧。」她坦言刚开始对婚姻的要求不高,原本的自由之身在婚后更是极度不适应,加上高龄对怀孕的阻碍,一下子像从天堂掉下来那般。

波折重重的怀孕准备令她宛若谷底,但在最困难辛苦时丽雯发现到另一半的体贴与耐性,适度缓解了她内外的心力透支,才得以挺过多次人工受孕、试管婴儿的过程,「因为我对麻醉过敏,每次取卵时总是要忍受那种痒到肿起来却不能用药的阶段,加上要做大量的检查,所以非常不舒服。」除此之外,因为服用黄体素等荷尔蒙药物,情绪受到影响,更是不足以向外人道的情境。但这些期待、落空、重新再来的阶段她都一一战胜,如此坚强,她说大约是遗传自母亲吧。

老家住在阿里山,是种植高山茶的茶农,从小丽雯就看着父母晨起采茶,制茶时更是三天三夜不能睡…….对比她因为就学问题跑上台北,在舅妈的美容院半工半读、养活自己的这种韧性,还真是系出同门。「当时很辛苦的时候我也打过电话抱怨,妈妈跟我说:『人一生吃的苦是有定数的,妳现在多吃点苦,以后命就好一点』。」这些话她谨记在心,而现在苦尽甘来,她有个活泼聪明的女儿,平常丈夫休假时陪孩子,晚上就是母女独处的甜蜜时光,工作再忙全家人也会走到户外、享受自然与天伦之乐,即使人生际遇百转千回,她仍坚定握着拥有的,不曾放开。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