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母親X親密告白

Vicky

HAPPYHAIR新北裕民店

和現今晚婚晚育的社會狀況相反,Vicky 很早就走入家庭、擁有兩個小朋友,不過生活中讓她最有個人成就感的部份,莫過於工作了。

Vicky毫不諱言自己是個工作狂:「我喜歡和不同的人相處,設計師這份工作可以讓我認識各種對象,讓我獲得別人的肯定。」就因為太熱愛工作了,連懷孕都是到生產前的最後一刻才罷手,第二胎她還是在上班時突然發覺不對勁,一個人騎車到醫院去檢查後,才曉得已經破水了。

不過晉升媽媽以後,心中的工作狂靈魂也了解自己必須有所取捨。為了把握更多與家人相處的親密時刻,Vicky重新分配生活,努力調整步伐、準時下班,只希望在家庭與工作之間,能有最適切的平衡。

但Vicky也不曾因為如此放棄熱愛的事物,她喜歡參與染、剪相關課程,求知的熱烈讓身為設計師的她元氣十足,即使再分身乏術,她也選擇加入EMME公關大使,「因為我想更了解專業髮品品牌的內涵,不管是第一手的新知、或是觀念技巧,都能夠在團隊交流的場合上獲得寶貴分享。」她把握在夜深人靜、孩子都入睡時彙整課中所學,在通訊群組裡與成員相互交流,彼此都有所成長,這令她很滿足。

「小孩改變我最多的,應該是性格吧,」一臉溫婉的Vicky,從前是個急性子又直接的人,「現在耐性變好、脾氣比較溫和,面對年輕的助理會站在他們的角度著想……結婚後要在家庭、工作之間取得平衡,心境必須更寬和,所以工作上的我也慢慢不一樣了。」

透過Vicky,看到她成為「母親」的點滴過程,更為圓融地去面對自己的人生細節。

Emily

HAPPYHAIR北市市府店

設計師、AG專業講師、市府店教育組長、每月一到二次的假日義剪……除此之外,二十五歲的Emily還是兩個孩子的母親,究竟要有多豐沛的精力才能夠瞬間轉換不同角色?答案在於:她擁有一個很幸福的環境。

「店裡只有我已經升格當媽了,但大家都能體諒我有時在工作上的不方便和調整。」Emily說,其餘包括丈夫、婆婆、媽媽……親情的無限支援讓她即使十分忙碌,也能夠騰出時間全力衝刺,除了現場工作、專業進修之外,連從助理時期就開始的義剪活動也都不曾暫停,「不要看我這樣,其實我在當助理的時候很懶,一直都想放棄工作。」

正當搖擺不定的時候,母親的一度話而引導她的思索方向:「當時我媽很認真的對我說:『這是妳自己選擇的路,要走完它』。」Emily高職畢業同時通過高級檢定,接下來就是準師檢定考了,一切就差這麼臨門一腳,媽媽的話來得及時,讓她站在人生分歧點上,能有機會重新整理面對未來的態度。

因為想清楚了,不再猶豫,即使正式升格設計師前她就已經結婚、生子,生活經過劇烈的變化,也不得不停滯在培訓階段一年多的時間;這些過程反而讓Emily更積極、也更堅強,這樣性格的沉澱是內斂的,在Emily身上母親的影子似乎並不深,無論顧客或同事都常說看不出她是兩個孩子的媽媽,然而這就是Emily令人羨慕的幸運之處--既擁有家庭的溫暖回饋、又能在工作上大展身手,讓她在事業上盡情奔跑。「我的目標,就是一年比一年更進步!」

對Emily而言,作為一位母親,不曾拘束她發光發熱。

吳妮玲

HAPPYHAIR北市東湖店

全職婦女的心總是左右為難的,一方面想拓展自己的事業,忙碌時卻不免掛念著家庭,擔憂自己對孩子的陪伴不夠……東湖店的妮玲說起十多年來的育兒過程,就是如此頗費心思。

她生長在四個兄弟姐妹的熱鬧家庭裡,從小便知道教育資源的不足、限制了孩子選擇未來的權限,更了解原生家庭付出的愛對性格養成有多麼重要。所以她對女兒的教育十分在意,「小學前孩子是給長輩帶的,回來後難免有點霸道,我立刻決定調整上班時間,假日排休,就是為了能多陪小孩。」

只是設計師的工作在時間上難以精準控制,幸好,東湖店就像個溫馨的家,夥伴的小朋友們常在放學後的空檔來到店裡,找個安靜角落畫畫、看書,而主管芬霞經理更扮演著重要的協助角色,她常告訴大家:「不管妳今天賺多少錢,家庭和樂最重要。」

經理給予設計師的無限包容,妮玲感同身受:「從前丈夫上晚班,我連待產都是住經理家。小孩放學後如果我沒辦法準時下班,經理就會先去接孩子,帶她回自己家吃飯、洗澡,哄她睡覺。」主管這樣的貼心備至,為的就是讓她們沒有後顧之憂,團隊裡的每一份子都能快樂工作。

夫妻倆也對家庭和睦有共識,在彼此忙碌時懂得互相支援、接手照顧,也不時鼓勵對方追求興趣,而學習的過程就成為全家的共同話題,一家三口共同成長,當然感情也就更加緊密。

看見自己媽媽對家庭盡心盡力卻不擅言辭,她決心改變,「有了小孩,我學著把愛說出來。」從小就以理性互動及溝通進行教育,遭遇叛逆期時,更將女兒帶去她她義剪的場所幫忙,以期孩子能自己懂得所擁有的幸福……這是一位母親以身教所表達的溫柔與愛,平凡中深刻感動。

Kiwi

HAPPYHAIR北市天母店

原本結婚或生子都不在人生計劃當中,因為花費最多心力的,就是工作。天母店的Kiwi走入這行已經超過十二年,喜歡工作喜歡到就連全身無力不舒服也要上班。

「我現在好一點了,前三個月時一天可以吐個十幾次。」目前大約懷有19週的身孕,Kiwi的肚子尚不明顯,但整個人看起來的確被孕吐折磨得臉色發白。問她怎麼還能堅持上班?燙髮藥水、染劑的氣味不會導致吐意上升嗎?她居然搖搖頭說:「會讓我想吐的只有食物的味道。」為此,全店夥伴都貼心的配合這項「戒律」,訂便當、下午茶時就主動避開油膩的食物,像是助理們最喜歡的炸雞排,就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休息室裡了。

然而吃什麼吐什麼,自然體力消耗得快,從前一天可以服務十多位顧客,現在不得不順應身體狀況調整到八位,時間驟然縮減,會出現抱怨也無可奈何,「幸好大部份的客人都很體諒我,也時常叮嚀我要對自己好一點,才能好好撐過這段時間。」  顧客、主管、助理們的體諒所共同營造出的友善職場,加上Kiwi本身的正向看待,讓她在這麼難受的孕程中還能夠以照常上工來維持心情愉快。

Kiwi聊到從小父母的教育觀念,尤其媽媽對小孩的原則就是「只給需要的,不給想要的」,造就她在面對問題來臨時,特別地積極與獨立。而媽媽對她的了解,也幫助她在相當年輕時便找到這份畢生摯愛的工作,並且充滿自信的突破每一道關卡。

即使必須遷就現在的身體狀況、即使必須放棄許多已成型的計劃,她仍能樂觀地走過每個人生轉彎處,對Kiwi而言沒有所謂的「重返職場」,她一直初心不改地,站在這份工作上。

Annie

GENIC北市西華店

1991年出生的Annie,仔細一算才23歲,外表時尚、穿著流行,讓不少人在知道她的已婚身份後都很訝異;雖然當時她與同為設計師的男友交往已經七年了,但有結婚共識和看見驗孕棒上的兩條線,現實上還是有點差距的:「打電話回家時,我以為媽媽會很生氣!」結果出乎意料,母親的反應挺鎮定;不過Annie會這麼想也無可厚非,有記憶來媽媽就在幼稚園擔任老師,甚至自己也在媽媽帶的班級裡,她還記得當時每天下課同齡的小朋友都能出去玩,就只有她會被留下來聽媽媽一番耳提面命。

雖然說起往事有些埋怨,不過被問到覺得她和媽媽像嗎?Annie忍不住笑了出來,誠實回答她發現自己對飲食、睡眠等健康問題重視到導致嘮叨的性格,完全真傳。

不曾因為是女孩子所以放鬆,反而教育更為嚴格,讓Annie向來都覺得女生就是要自立自強,不僅擁有獨立的思考空間,還要有經濟能力才行,就像媽媽一樣。為了繼續設計師工作,她拜託住在台南永康的父母照顧孩子,每個月回家一到兩趟探望,雖然捨不得、媽媽也很辛苦,但Annie很清楚媽媽會像教育自己那般教育她的孩子,她很感謝能有如此令人放心的依靠。

雖然年輕,但對小孩最重要的成長環境心中已經有了定見,「比起台北,我希望小朋友能夠在南部長大。」尤其她與丈夫Iven都是北上打拼,這麼多年下來依舊覺得家鄉的單純樸實是最好的,「如果有一天公司到台南發展,說不定還有機會南下駐點之類的。」對於工作,Annie保有旺盛的企圖心和計劃,因為有了家庭,她明白自己必須承擔的責任更多。

林麗雯

HAPPYHAIR新北延和店

跨過單身的界限,「結婚」就像是全新開放的世界,代表了兩個人的未來從此不同。就像是延和店的麗雯,結婚真的讓她的生命經歷了高潮迭起,「我原本是抱獨身主義的人,但捨不得媽媽心裡掛念我沒結婚、沒小孩,所以才想若遇到了對象,就結吧。」她坦言剛開始對婚姻的要求不高,原本的自由之身在婚後更是極度不適應,加上高齡對懷孕的阻礙,一下子像從天堂掉下來那般。

波折重重的懷孕準備令她宛若谷底,但在最困難辛苦時麗雯發現到另一半的體貼與耐性,適度緩解了她內外的心力透支,才得以挺過多次人工受孕、試管嬰兒的過程,「因為我對麻醉過敏,每次取卵時總是要忍受那種癢到腫起來卻不能用藥的階段,加上要做大量的檢查,所以非常不舒服。」除此之外,因為服用黃體素等荷爾蒙藥物,情緒受到影響,更是不足以向外人道的情境。但這些期待、落空、重新再來的階段她都一一戰勝,如此堅強,她說大約是遺傳自母親吧。

老家住在阿里山,是種植高山茶的茶農,從小麗雯就看著父母晨起採茶,製茶時更是三天三夜不能睡…….對比她因為就學問題跑上台北,在舅媽的美容院半工半讀、養活自己的這種韌性,還真是系出同門。「當時很辛苦的時候我也打過電話抱怨,媽媽跟我說:『人一生吃的苦是有定數的,妳現在多吃點苦,以後命就好一點』。」這些話她謹記在心,而現在苦盡甘來,她有個活潑聰明的女兒,平常丈夫休假時陪孩子,晚上就是母女獨處的甜蜜時光,工作再忙全家人也會走到戶外、享受自然與天倫之樂,即使人生際遇百轉千迴,她仍堅定握著擁有的,不曾放開。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