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公益—他不重,他是我兄弟

牵着你的手

这是一个关于手足之情的故事,也是一个不仅止于手足之情的故事,从台北到宜兰,每个月有一天,杨景辉会带着布丁、蛋糕、养乐多等点心与饮料,到教养院探望与陪伴他的二哥,与他同行的有多位设计师,他们会先与宜兰当地的设计师会合,再一起进入教养院为身心障碍的院友们整理发型。

快乐义剪团进入这间公办民营的教养院义剪约有五年,但对杨景辉而言,二哥却是一家人几十年来最放不下的一份责任。有重度自闭症与多重障碍的杨家二哥,原本一直在家由父母照顾,直到五年多前父亲过世,孩子们都在外工作,母亲年纪大了,很难独自照顾这个儿子,家人商量之后,开始寻访适合的机构安置二哥,杨景辉就在友人的介绍下认识了这间赡养院。

「这里环境很好,居住和活动空间很宽敞,房舍最高只盖二楼,每一栋房子之间都有空地与庭院,负责管理与照顾的社工、看护、替代役男的人力也够,我母亲来看过以后觉得可以放心让二哥住进来,家人有空就来看他。」在快乐担任管理职务的杨景辉,原本就带领了几个义剪团,在二哥尚未正式入院以前,他先带设计师来义剪了几次,这是因为与台北的教养机构相比,这里剪发的资源比较不足,做公益成习惯的他,很自然的就把义剪服务带了过来,当二哥入院之后,义剪就以一个月一次的频率持续至今。

有人说,是杨景辉二哥把福气带给了这里的院友,但杨景辉却说是他应该感谢有这个地方让二哥可以入住赡养,也让快乐的伙伴们多了一块可以耕耘与付出的福田。平时忙于工作的他,也只有来宜兰义剪时,可以牵着二哥的手,陪二哥吃他最喜欢的点心,就像代替父母呵护拉拔着这位永远长不大的儿子。

说是血缘的牵系也好,亲情的牵绊也好,在杨景辉的认知里,这并不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而是一种生命共同体的感觉,因为:「在这里,哪一个院友不是别人家的手足和孩子?」就是这份「将心比心」,让这个义剪团风雨无阻的按月到多雨的宜兰报到,本身是修甲师的秋香老师,也因此成了院友们口中最亲切的「阿嬷」或「阿姨」。

握住你的脚

当设计师们忙着替院友围上围裙,安抚他们的情绪,拿出剪刀开始剪发时,秋香老师也动作利落的拿出自己的工具,挨着行动不便或坐在轮椅上的院友身旁蹲下,再将对方蜷曲的脚放在小板凳上,开始替他们修剪脚趾甲。

身为一位专业的修甲师,如何将客人的指甲修得漂亮整洁、光鲜亮丽,秋香老师早已驾轻就熟,但替这些多重障碍的院友修剪脚趾甲,毕竟与服务客人的感受天差地远,难的不是技术,而是难在如何突破心里的障碍?毕竟这不是在制造「美丽」,而是更接近「缺憾」。

已经将熟识的院友或院童视为晚辈的秋香老师对这些疑虑总是轻松以对,她说她想得很简单:「这是他们最需要的,而我正好有能力解决他们的问题。」事实上在来宜兰教养院服务院友之前,秋香老师已经在台北的老人赡养机构有过替长者服务的经验,她说老人很难弯下腰剪自己的脚趾甲,就算碰得到,退化的眼力也使老人力不从心,因此她的出现非常受到老人们的欢迎,时常一大早七点半她就到赡养院报到,剪到过了中午,其他设计师们的剪发服务都已结束时,她的工作还在继续。

有了服务老人的经验后再来服务身心障碍的院友,困难度就降低了些,虽然这里的院友肢体与脚部扭曲的状况可能更为严重,但也因为如此就更需要秋香老师了。

秋香说情况比较好,可以自行走动的院友通常在老师或看护的协助下就可完成修剪脚趾甲,但重度或多重障碍的院友,若没有更专业的技术,很难将他们的脚趾甲修剪整齐,这也是因为他们不一定会乖乖配合,有时也会乱动和挣扎,造成自己或对方被刀具伤到,因此除了运用多年累积的经验,还需要一方面使力抓稳他们的脚,一方面与他们说话,转移或安抚他们的情绪,让他们能放松下来进而渐渐信任你。

现在从秋香老师与院友的互动中,已完全可以看见「信任」所展现出的力量,因为院友们总是开心也放心的让秋香老师握住他们的脚,有时也会与秋香老师开玩笑,彷佛秋香就是他们的亲人与家人。工作时,总是低着头的秋香老师虽然一直带着亲切的笑容,但长时间蹲踞的姿势与抓紧对方脚部所使出的力气,还是难免让人汗流浃背、腰酸背痛。即使如此,秋香老师说她仍然会一直做到做不动为止,原因也是因为业界像秋香老师这样的正统修甲师已经不多了,时代的改变使新一代的美甲行业转型为以做水晶指甲、艺术指甲为主流,新生代的美甲师大概很难有足够的技术为不方便的长辈或身心障碍者提供修甲服务。

问秋香老师:会感到遗憾吗?秋香老师还是笑笑的说:「很多事不是我能控制或改变的,我现在只要把我会的、我行的付出给需要的人,做好我自己能做的就够了。」

爱的长廊

在宜兰这个距离台北有点儿远,又不会太远的地方,这每个月一次的义剪服务开始于杨景辉与二哥的手足之情,却也是秋香老师与这里的院童、院友之间的手足之爱,团里其他的设计师,也在这样的情谊牵引下,愿意每个月抽出一天起个大早,大约早晨六点就出门,风尘仆仆的赶往兰阳平原,与宜兰地区的伙伴一起延续与教养院院友们之间的情谊。

虽然有时这份情谊的进行有些混乱,甚至有些像作战,当院友情绪不稳或抗拒时,设计师们往往必须付出更大的力气才能完成服务,但每一次当团长杨景辉分配好工作,大家沿着院友们彩绘的长廊分头走向教室时,心情却仍然迫不及待,因为大家都知道,教室里有很多人在等待、也在期待这批一个月来一次的访客,能为日子带来多一点变化、多一点刺激与多一点色彩。

当客人知道设计师会固定到宜兰的教养院义剪时,往往会表达希望帮忙的意愿,于是去年圣诞节杨景辉便为VIP客人办了一个交换圣诞礼物的活动,在店内的圣诞树下放置装有公司产品的礼物袋,让客人带自己想送给教养院的礼物来交换。

这个活动引起了相当热烈的反应,客人带来的礼物包括量贩包装的牙膏等日用品以及一包包白米,有些客人放了物资就走,有的客人甚至亲自雇用卡车将整车白米直接送至教养院。义剪团团员说,每次走在教养院的长廊时,只要一想到客人所给予的支持与回响,脚步就不自觉的轻快起来。这一条爱的长廊,不但连接了兄弟情,也衔接了更多人与人之间彼此接纳的善意。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