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公益—他不重,他是我兄弟

牽著你的手

這是一個關於手足之情的故事,也是一個不僅止於手足之情的故事,從台北到宜蘭,每個月有一天,楊景輝會帶著布丁、蛋糕、養樂多等點心與飲料,到教養院探望與陪伴他的二哥,與他同行的有多位設計師,他們會先與宜蘭當地的設計師會合,再一起進入教養院為身心障礙的院友們整理髮型。

快樂義剪團進入這間公辦民營的教養院義剪約有五年,但對楊景輝而言,二哥卻是一家人幾十年來最放不下的一份責任。有重度自閉症與多重障礙的楊家二哥,原本一直在家由父母照顧,直到五年多前父親過世,孩子們都在外工作,母親年紀大了,很難獨自照顧這個兒子,家人商量之後,開始尋訪適合的機構安置二哥,楊景輝就在友人的介紹下認識了這間安養院。

「這裡環境很好,居住和活動空間很寬敞,房舍最高只蓋二樓,每一棟房子之間都有空地與庭院,負責管理與照顧的社工、看護、替代役男的人力也夠,我母親來看過以後覺得可以放心讓二哥住進來,家人有空就來看他。」在快樂擔任管理職務的楊景輝,原本就帶領了幾個義剪團,在二哥尚未正式入院以前,他先帶設計師來義剪了幾次,這是因為與台北的教養機構相比,這裡剪髮的資源比較不足,做公益成習慣的他,很自然的就把義剪服務帶了過來,當二哥入院之後,義剪就以一個月一次的頻率持續至今。

有人說,是楊景輝二哥把福氣帶給了這裡的院友,但楊景輝卻說是他應該感謝有這個地方讓二哥可以入住安養,也讓快樂的夥伴們多了一塊可以耕耘與付出的福田。平時忙於工作的他,也只有來宜蘭義剪時,可以牽著二哥的手,陪二哥吃他最喜歡的點心,就像代替父母呵護拉拔著這位永遠長不大的兒子。

說是血緣的牽繫也好,親情的牽絆也好,在楊景輝的認知裡,這並不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而是一種生命共同體的感覺,因為:「在這裡,哪一個院友不是別人家的手足和孩子?」就是這份「將心比心」,讓這個義剪團風雨無阻的按月到多雨的宜蘭報到,本身是修甲師的秋香老師,也因此成了院友們口中最親切的「阿嬤」或「阿姨」。

握住你的腳

當設計師們忙著替院友圍上圍裙,安撫他們的情緒,拿出剪刀開始剪髮時,秋香老師也動作俐落的拿出自己的工具,挨著行動不便或坐在輪椅上的院友身旁蹲下,再將對方蜷曲的腳放在小板凳上,開始替他們修剪腳趾甲。

身為一位專業的修甲師,如何將客人的指甲修得漂亮整潔、光鮮亮麗,秋香老師早已駕輕就熟,但替這些多重障礙的院友修剪腳趾甲,畢竟與服務客人的感受天差地遠,難的不是技術,而是難在如何突破心裡的障礙?畢竟這不是在製造「美麗」,而是更接近「缺憾」。

已經將熟識的院友或院童視為晚輩的秋香老師對這些疑慮總是輕鬆以對,她說她想得很簡單:「這是他們最需要的,而我正好有能力解決他們的問題。」事實上在來宜蘭教養院服務院友之前,秋香老師已經在台北的老人安養機構有過替長者服務的經驗,她說老人很難彎下腰剪自己的腳趾甲,就算碰得到,退化的眼力也使老人力不從心,因此她的出現非常受到老人們的歡迎,時常一大早七點半她就到安養院報到,剪到過了中午,其他設計師們的剪髮服務都已結束時,她的工作還在繼續。

有了服務老人的經驗後再來服務身心障礙的院友,困難度就降低了些,雖然這裡的院友肢體與腳部扭曲的狀況可能更為嚴重,但也因為如此就更需要秋香老師了。

秋香說情況比較好,可以自行走動的院友通常在老師或看護的協助下就可完成修剪腳趾甲,但重度或多重障礙的院友,若沒有更專業的技術,很難將他們的腳趾甲修剪整齊,這也是因為他們不一定會乖乖配合,有時也會亂動和掙扎,造成自己或對方被刀具傷到,因此除了運用多年累積的經驗,還需要一方面使力抓穩他們的腳,一方面與他們說話,轉移或安撫他們的情緒,讓他們能放鬆下來進而漸漸信任你。

現在從秋香老師與院友的互動中,已完全可以看見「信任」所展現出的力量,因為院友們總是開心也放心的讓秋香老師握住他們的腳,有時也會與秋香老師開玩笑,彷彿秋香就是他們的親人與家人。工作時,總是低著頭的秋香老師雖然一直帶著親切的笑容,但長時間蹲踞的姿勢與抓緊對方腳部所使出的力氣,還是難免讓人汗流浹背、腰酸背痛。即使如此,秋香老師說她仍然會一直做到做不動為止,原因也是因為業界像秋香老師這樣的正統修甲師已經不多了,時代的改變使新一代的美甲行業轉型為以做水晶指甲、藝術指甲為主流,新生代的美甲師大概很難有足夠的技術為不方便的長輩或身心障礙者提供修甲服務。

問秋香老師:會感到遺憾嗎?秋香老師還是笑笑的說:「很多事不是我能控制或改變的,我現在只要把我會的、我行的付出給需要的人,做好我自己能做的就夠了。」

愛的長廊

在宜蘭這個距離台北有點兒遠,又不會太遠的地方,這每個月一次的義剪服務開始於楊景輝與二哥的手足之情,卻也是秋香老師與這裡的院童、院友之間的手足之愛,團裡其他的設計師,也在這樣的情誼牽引下,願意每個月抽出一天起個大早,大約早晨六點就出門,風塵僕僕的趕往蘭陽平原,與宜蘭地區的夥伴一起延續與教養院院友們之間的情誼。

 雖然有時這份情誼的進行有些混亂,甚至有些像作戰,當院友情緒不穩或抗拒時,設計師們往往必須付出更大的力氣才能完成服務,但每一次當團長楊景輝分配好工作,大家沿著院友們彩繪的長廊分頭走向教室時,心情卻仍然迫不及待,因為大家都知道,教室裡有很多人在等待、也在期待這批一個月來一次的訪客,能為日子帶來多一點變化、多一點刺激與多一點色彩。

當客人知道設計師會固定到宜蘭的教養院義剪時,往往會表達希望幫忙的意願,於是去年聖誕節楊景輝便為VIP客人辦了一個交換聖誕禮物的活動,在店內的聖誕樹下放置裝有公司產品的禮物袋,讓客人帶自己想送給教養院的禮物來交換。

這個活動引起了相當熱烈的反應,客人帶來的禮物包括量販包裝的牙膏等日用品以及一包包白米,有些客人放了物資就走,有的客人甚至親自雇用卡車將整車白米直接送至教養院。義剪團團員說,每次走在教養院的長廊時,只要一想到客人所給予的支持與迴響,腳步就不自覺的輕快起來。這一條愛的長廊,不但連接了兄弟情,也銜接了更多人與人之間彼此接納的善意。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