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媽媽的「話」——母親節特別企劃!

五月,康乃馨的溫暖時節,正在翻閱H2-Club的您,也許正是母親、或者為人子女,本期特別企劃母親節專題,採訪的對象以不同身份、不同視角去談「媽媽」為他們所帶來的影響與意義,謹以本專題,獻給天下所有孕育非凡成就的母親。

我們的媽媽,都在快樂

從小,他們就看著媽媽早出晚歸,手起刀落的剪髮、調染膏、上藥水……是什麼樣的潛移默化,讓現在的他們,也擁有與媽媽相同的目標?
他們眼中的母親,是什麼模樣?又帶給自己什麼影響?

孩子/Nix(Let’s Hair板橋店)X 媽媽/古瑞華(HAPPYHAIR憶璇店)

「以前家裡就是開美髮院的,所以從小我就看著媽媽忙東忙西,國小時我一放學就會跑到憶璇店等媽媽下班,當時看到助理姊姊因為泡水而紅腫的手,打從心底有點害怕這個工作……」沒想到長大以後,Nix因緣際會還是進入了髮型業。「雖然媽媽工作很忙,但從小我就被保護得很好。所以當我的手也開始腫得像熊掌一樣,媽媽還是心疼的摸著說“做這個真的很辛苦”。」媽媽當然知道很辛苦,因為她已經做了二十幾年了。「我反過來安慰她沒關係,因之前的我對未來很茫然,沒辦法照著爸媽的期望繼續唸書,心裡有點愧疚;但現在我在工作中找到成就感,很謝謝媽媽即使心疼,也依舊支持我的決定。」

只是Nix剛升上設計師,要努力的地方還很多,相對的和家人相處的時間就變少了,「記得有一次從姑姑口中,聽到媽媽因為肩膀跟手臂很痠痛去看醫生時,我心裡有點酸酸的,覺得身為女兒,怎麼會是從別人口中聽說媽媽的狀況?後來我改掉回家就躲進房間的習慣,也許只是走進媽媽的臥房裡抱她一下,告訴她我回來了,就能讓我們的距離更接近,我想是提早接觸社會的緣故,更能體會媽媽的辛苦吧。」

擁有這樣貼心的小孩,真的是媽媽最大的福氣,不過問到Nix未來的目標,她就很直接了:「當然就是超越媽媽囉!雖然她應我“妳最好就快一點”(笑)但我會更積極也更努力的!最後我想跟她說:“謝謝這幾年妳對我的包容,讓我能夠做自己,我選擇的路,我會不怕辛苦、會一直堅持走下去”。」

孩子/Winnie(HAPPYHAIR市府店)X 媽媽/蔡惠美(HAPPYHAIR五福店)

有一個相當積極、永遠亢奮的媽媽打前鋒,對從事相同工作的妳來說,會很有壓力嗎?Winnie想了想之後說:「媽媽影響我的部份,是對於工作上的要求精準這部份,但她其實很開明,也很尊重我的選擇,當我不知道該怎麼走的時候,她跟爸爸會提供他們的規劃讓我參考,所以說實話,我只專注在自己的狀態,不會因為她有什麼壓力耶。」「我相信自己會走上髮型設計這條路,媽媽對我或多或少有影響。我唸的是普通高中,記得那時媽媽去上技術課程時會叫我跟她一起去學,燙髮課哦,記得當時我的筆試成績還蠻高分的,媽媽也許在用她的方式讓我觸碰很多的可能,包括小時候我愛畫畫,他們就送我去上美術創作的課,都是希望我能更了解自己想要的吧?」

多方學習,讓Winnie一步步摸索出未來的方向,媽媽的角色就是為她提供更多的選擇,包括像是她高中考慮要學習髮型設計時,父母為她分析不需要這麼早就投入單一的訓練中,因為美感是全面性的,能廣泛的接觸會更好。「媽媽跟我說過,她以前環境不好、壓力很重,所以在工作方面停不下來;我們這一代可以放慢腳步,去思考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有這樣的母親是幸福的,不過Winnie又俏皮的提起一件往事,「當年我在五福店實習時曾拿媽媽當剪髮的model,雖然她平常對我多半是讚美,但那時候她還是忍不住“批評指教”了一下,到最後我都要深呼吸才能下刀……不過也因為她對專業技術的要求高,所以跟著她可以學到很多。」

通往未來的路總是艱難的,Winnie謝謝媽媽成為她的榜樣,很累的時候就會想一想家人對她的支持,然後繼續走下去。

孩子/Vank(HAPPYHAIR麗山店)X 媽媽/游若家(HAPPYHAIR麗山店)

問起進入髮型業的過程,Vank的狀態是很有些曲折的,「當年我以建教生的身份進入快樂實習,那時工作起來很快樂,後來發生了一些狀況,我也離開了快樂,開始不停更換的計時工作。那時候我到處打工,生活卻沒有目標,有一陣子因為這樣和媽媽的關係降至冰點。」雖然不曾有過正面衝突,但當時“回家”這件事對於Vank而言,成為很大的壓力來源,「甚至有一次媽媽在門外說話,我卻在房裡痛哭。」他的神情平靜,但不難想像當時的內心拉扯有多激烈。

「媽媽不了解我、不滿意我……」心裡充滿了這樣的負面情緒,「我知道她在乎的是我對未來沒有明確想法,但那時我對怎麼規劃前程,真的找不到答案。當完兵我回到快樂、重拾髮型工作後,才發現原來我的媽媽在快樂的成績很難讓人忽視。」長年身為名師中的前十強,居然從沒向家人透露?「真的,她很少提過工作上的事,現在我才知道,即使她對我有所期待或想法也不會直接表達,知道我有困難了,總是默默的提供協助……回想起來,那一年我接到兵單、即將出發的前夕,媽媽也是這樣默默的為我準備了許多生活用品,那時候我才慢慢能夠體會她對我的要求背後,都是她對我的用心。」我都是事後才發覺。」

媽媽的成就、兩人又在同一家店共事,多少也會帶來壓力吧?「當然會有一點,不過我想的是“我也能夠這樣嗎”?能夠讓顧客無比信賴、全權託付嗎?我相信未來的自己可以達到這樣的水準,但現在的我以剛起步的心態,拼命學習、努力提升技術,這就是我的“目標”。」

年輕主管,前進的軌跡

從單身、結婚到生子,從年輕到沉穩的一路走來。
在母親與管理職的身份轉換間,她們體會了共通的哲學。

徐宜婷(M-Palace、Let’s Hair複店經理)

從Vsalon、Let’s Hair到M Palace,十年的工作時光為她的生活帶來什麼?「這三個品牌看似不同,其實性質類似,所以我一度以為自己的學習到了頂點;結果不然,隨著每個時期服務的“對象”與“環境”不同,能力會不斷的被激發!首先,在具備階段性任務的Vsalon,因為接觸的設計師相當多,我必須一直提升速度跟上她們;在實驗性質強的Let’s Hair,該怎麼領導既年輕又有想法的設計師,是我的課題;來到有名師領軍的M Palace,在Miyake身邊我又學習到人永遠都有積極向上的空間,努力發揮一分鐘的最高價值。」

在快樂十年,經歷了工作顛峰、結婚、買房、生子,隨著人生經驗不停增加,讓她體會到生活就是不停的前進,「小孩剛出生時,我曾經為了要不要專心只做一件事跟老公激論,最後我說“我認識她們比認識你還久!”,這句話讓我想清楚了,我希望可以做到的是事業與家庭兼具,只能選擇一個對我而言並不完整,我是媽媽,但我也有對工作的渴望及目標。」

無疑地,升格成為母親、作為一個主管,身份的往前推進,很多事都必須有所更動,「我現在不再需要拼命往前衝,要學習的是調整步調,把更多心力放在扶植副手的部份,看著他們的成長一如自己當年,我很驕傲又開心。」

初為人母,從害怕無法兼顧,到後來發現全世界都支援妳的那種感覺,真的很幸福,採訪最後,宜婷也感謝一起共事的夥伴們,「他們很主動體諒我、對自我要求也更嚴謹,讓我可以騰出更多心力照顧家庭,好好兼顧全職的生活,真的很感謝他們成為我的後援。」

陳惠菁(HAPPYHAIR埔墘店經理)

「我是設計師出身,大家好像以為這樣管理現場會更容易,但其實太了解設計師生態,反而讓我的主觀太強。」工作夥伴都暱稱她小菁,溫柔和順的外表之下,面對工作卻很剛直,「剛開始我的EQ很不好,就像前面說的,被自我主觀影響,看見問題只想直接解決,不管對象是誰、也不想想他們的需求還有接受的範圍,所以當時吃了很多苦,跟夥伴的關係也很緊繃。」曾經因為助理的態度不好,將對方拽到休息室痛罵一頓,助理哭了、事情沒有解決,她回想起來也對自己的強硬很愧疚,到現在都還記得,「一路走來跌跌撞撞的,也曾經很想要放棄,但就硬是從挫敗之中學習,開始了解磨合是需要時間的,想要修改不好的部份必須慢慢來,先規劃、再行動,還有很重要的是收斂脾氣,每個人身上不是只有壞的,也有值得學習的地方,這是以前的我看不到的。」

正式升格為母親以後,她更能感受良好互動的回饋,「我是標準的孕吐體質,懷孕後身體帶來的反應很激烈,有一段時間我沒有辦法持續上班,只能透過電話搖控店務,那個時候真的很感謝埔墘店的夥伴,因為她們大都是媽媽身份,很能體諒我的辛苦,在我最艱難的時候,她們展現很全面的自我管理,那個時候我一天不曉得要打幾通電話進店裡,她們有一度受不了,叫我好好休息,不要窮緊張。」

單身的時候,人生的目標是擁有工作的成就感;現在有了家庭,世界開始不一樣了,「為了容納更多的人進到我的生命,我必須不斷放下過度執著的部份,也因為當了媽媽,我的心體會到柔軟的重要性,原本對待助理的態度很嚴格,但隨著想法不同我也改變指導的方式,更容易收到正向的反應。」

除了店裡的夥伴,也感謝一路走來幫助她許多的主管同事,讓她無論遇到什麼狀況,都不會只有自己一個人。

設計師X母親

腦袋高速運轉,加上大量勞動對身體的負荷,
做為一個髮型設計師,比一般人所想像的更加辛苦。
但她們沒有放棄,而是更義無反顧,走進人生的每扇門。

唐林(HAPPYHAIR樹林店設計師)

全職婦女很辛苦,但大約沒有比身為髮型設計師、又必須兼顧母親責任更辛苦的了。HAPPY HAIR樹林店的唐林與許多身兼二職的媽媽一樣,努力在工作與家庭間找到平衡。特別的是,她的丈夫阿Ben同時又身為樹林店的店長,店務、設計工作及小孩幾乎佔滿夫妻所有的時間,但是再累,她也不曾想過放棄工作,「我非常愛我的小孩;但也是小孩出生後,我才更了解只有工作能帶給我滿足自己的能力。」

“工作實踐自我的價值”,唐林很能體會這句話,她將生活分作三等分,一份留給自己、一份留給丈夫,一份則留給小孩。對於自己,唯有努力工作後的犒賞,可以讓她隨心所欲的支配生活,像是她熱愛進修,因此努力挪出時間參加各式課程。她也熱愛旅遊,今年三月報名公司所籌辦的時尚之旅,去了一趟西班牙,「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去這個國家,但去了之後發現它真的太漂亮了,美到我都不想回來了!」她興奮的說。能做這些自己喜歡的事,都源於工作時的認真以對所帶來的回饋,即使忙碌,也很快樂。

而丈夫,多年來更是影響她的重要角色,「跟著他親身去參與公益以後讓我體會很多,心境也轉換了。」他們也不忘藉著公益活動對孩子進行機會教育,「有一次帶著他們到教養院義剪,目睹院童發作的狀況,我當下只請小孩不要慌張、重新坐好,等到結束之後才對他們說“世界上有一些人因為生病了,所以沒辦法控制自己的,不要害怕,也不可以對他們有異樣的眼光”。」

藉由本業發揮工作價值、回饋社會、教育下一代……無形中累積各方面的珍貴資產,不僅支持了唐林的發展,也磨練了她越來越溫潤的母親性格,不論未來如何,他們都將攜手走過。

Faye(HAPPYHAIR埔墘店設計師)

結束將近十年的愛情長跑,人生下一階段的超展開,讓Faye未滿三十就已經擁有了兩個寶貝,在二寶即將報到的前夕,我們進行了這次採訪。
很早就開始職涯規劃的Faye,一路從能仁家商的建教生實習開始,就進入了埔墘店 這個大家庭,最令她印象深刻的就是升上設計師第一年,她便拿到了C級設計師成長獎的第一名,「雖然後來的工作狀態被懷孕給打斷了。」她有點不好意思的承認,但在言談之間,即將擁有兩個小孩的她,對於工作的旺盛企圖心可沒有被打斷,甜蜜的負荷讓她更積極正向,即使預產期即將來臨,她仍然選擇工作到最後一刻,「預備生產的醫院就在埔墘店附近,就算突然有什麼狀況,也能馬上抵達,很安全。」她認真的補充。聽說,埔墘店的設計師團隊幾乎都在同家醫院產檢、生育,當然,也都同樣工作到最後一刻。

這就是所謂全職婦女的韌性吧?幸運的是,即使因為家庭成員的增加而變得更為忙碌,但丈夫依舊支持Faye去爭取自己想要的生活,讓她無後顧之憂的持續追求目標,也更很珍惜工作以外的微小時刻,陪伴孩子成長。

這樣年輕就投入家庭,Faye不覺得可惜,反而認為在體力上的優勢,就是她雙方兼顧的最大資產。除了設計師的工作以外,Faye也思考在未來打造專屬自己的時尚事業,而這份能夠做夢的權利,就是工作所給予她的最大滿足感。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